fccjxxw.com
非常超级学习网 学习超级帮手
当前位置:首页 >> >>

《曾许诺》中的神话



《曾许诺》中的神话故事

当代的网络文学中,有一部分是架空历史的神话小说,而有些则是以中国神话为载体,以其中的主人公为原型而成的小说。而桐华的小说《曾许诺》,就是以中国上古神话《山海经》中的故事为原型,加入其他元素而构成的长篇言情小说。

在桐华的小说里,男女主角分别是蚩尤与黄帝的女儿轩辕(又名西陵珩),其他人物还有黄帝的儿子轩辕青阳,轩辕昌意以及高辛王子高辛少昊,炎帝的女儿云桑等一批以《山海经》中的人物为原型的角色。

首先是女主角轩辕。而根据《山海经 大荒北经》的记载: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乡。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bá)]。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⑥。(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

在神话传说中,有人说天女魃是天帝的女儿,也有人说是黄帝的女儿,当然也有可能黄帝就是天帝,并不能确切的考证天女魃与黄帝之间的关系。因此在小说中,桐华给天女魃赋予的身份就是黄帝的女儿。在山海经里,黄帝与蚩尤的战争中,因为蚩尤手下的风伯、雨师降下暴风骤雨,引发洪水,黄帝不能克制,就让住在昆仑山上的的女儿天女魃领兵出战。为了拯救无辜的黎民百姓,天女魃不惜毁灭自己,利用自己体内的力量止住了大雨,抑制了洪水,黄帝以自己女儿魃的代价,从而战胜了蚩尤。

不过天女魃由于在战斗中丧失了自己大部分能量,无法再返回她原来隐居的昆仑山。黄帝就把天女魃安置到了赤水以北的地方,不允许她走动。实际上,天女魃常常从那里逃走,但她很难逃远。因为她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给那里带去干旱,很不受欢迎,她又被世人称作“旱魃”。人们发现天女魃到来的时候,就会驱赶她。天女魃本身已经足够羞愧了,不需要太激烈的语言和诅咒,人们只需要对她说“请你到北方去吧!”天女魃就会自动地回到关押她的赤水以北。因为不受欢迎,天女魃常常用青色的衣服遮掩自己的面孔,一副很羞愧的样子。《山海经》:“有女子衣青衣,名曰赤水女子献。”说的可能也是天女魃,一个人很孤独地生活在赤水边。后世的女巫也曾打扮成她的样子,十日并出时的女丑就是“衣青衣,以袂蔽面”被晒死在山顶上的。

下面说说男主角蚩尤。关于蚩尤,由于败在了黄帝手下,正所谓成王败寇,因此历史上也是对黄帝大加赞扬,而蚩尤的伟大形象和地位却被严重地歪曲了,贬损了,作为造反的诸侯被人辱骂,甚至将其妖魔化。《龙鱼河图》说,蚩尤和他的兄弟都是“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造立兵仗刀戟大弩,威震天下”。《述异记》说,“蚩尤人身牛蹄,四目六手”。《玄女传》说,“蚩尤变幻多方,征风招雨,吹烟喷雾,黄帝师众大迷”。《志林》说,“蚩尤作大雾弥三日,军人皆惑” 。吴任臣《山海经广注大荒北经》引《广成子传》:“置尤铜头淡石,飞空走险。以馗牛皮为鼓,九击止之,尤不以飞走.遂杀之。”综合这些书的记载,蚩尤是一个狞猛异常的怪物,这些妖魔化的言词,被《史记正义》、《太平御览》、《广博物志》等重要著作引述,对后世影响深远。因此,在正统的儒家学派或大部分人传统的人的眼中,蚩尤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而我们则是炎黄子孙,怎么都不会去想跟蚩尤有半毛钱关系。哪怕是在苗寨,老师们也会教导小朋友,我们是炎黄的后代。

但历史是不能被改变的,真相总会浮现出来。事实上,蚩尤是上古九黎族部落的酋长,苗族人的祖先。《战国策秦策一》注:“蚩尤,九黎民之君子也。”在余秋雨先生的文章中也曾提到,那些美丽的苗疆姑娘都直言自己是蚩尤的后代,并且引以为豪,也并不逃避当年祖先在与黄帝的

战争中失败的结果。在上古时代,蚩尤曾经带领着九黎氏族部落在这一带兴农耕、冶铜铁、制五兵、创百艺、明天道、理教化,为中华早期文明的形成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是中国古代文明缔造者之一。另外,蚩尤作为战神兵主,各代兵事均有祭仪 ,他也成了英猛无畏的象征。《史记天官书》又说:“蚩尤之旗,类彗而后曲,象旗。见则王者征伐四方。”后来黄帝也尊蚩尤为“兵主”,即战争之神。他勇猛的形象仍然让人畏惧,黄帝把他的形象画在军旗上,用来鼓励自己的军队勇敢作战,诸侯一见到蚩尤的像就不寒而栗,不战而降。

主角大概就讲到这里,下面的人物虽然不算主角,但在小说中的地位,或者说在神话传说中也是无足轻重。

在小说中,桐华塑造了两个人物:轩辕青阳与高辛少昊。他们互相理解,互相信任,明白自己身上的理想与担当,年幼时,青阳替少昊出征,青阳死后,少昊说:“从此我就是青阳”。青阳与少昊,是极其相似的两个人。

在历史上,他们还真可以说是同一个人。据《史记》中记载,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西陵氏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黄帝之子玄嚣,为姬姓,名挚,后采继位为天子,修太昊之法,后人称为少昊氏 ,少昊的”昊“又作皓、颢、皓、颢。又称青阳氏、金天氏、穷桑氏、云阳氏,或称朱宣。《帝王世纪》曰:少昊帝名挚,字青阳,姬姓也。母曰女节。黄帝时有大星如虹,下流华渚。女节梦接意感,生少昊,是为玄嚣。《世本》的说法是:“少昊是黄帝之子,金天氏少昊,青阳即少昊,黄帝之子,代黄帝而有天下。

有上述可考证的历史资料中,我们可以大概可以这样判断,黄帝与他的正妃嫘祖生下了两个儿子,长子叫玄嚣,又名青阳,因修太昊之法,后人称呼他为少昊氏;次子昌意,生在了若水。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其实青阳与少昊本来就是同一个人,青阳即少昊,少昊即青阳。而白帝少昊则是中国古代的五帝之一,神话中的西方天神,具有很高的地位。少昊在位期间,设工正、农正,分别管理手工业和农业,以发展生产。同时还“正度量”,即订立度量标准,并观测天象,制定历法,发明乐器,创作乐曲。而少昊崇拜凤鸟图腾,以鸟命官,所辖部族以鸟为名,有鸿鸟氏、风鸟氏、玄鸟氏、青鸟氏,共二十四个氏族,因此少昊形成的是一个庞大的以凤鸟为图腾的完整的氏族部落社会。

少昊还培育了自己的侄子颛顼,使他成为了一代明君。《山海经.大荒东经》载:“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昊儒帝颛顼,弃其琴瑟。有甘山者,生甘渊,甘水出焉。”讲的就是少昊与颛顼之间的关系。

黄帝的另外一个儿子昌意,小说里他是一个专情的人,他的妻子昌仆在婚礼上要他许下誓言,一生一世只能有她一个女人,昌意不顾损坏王族名誉,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可讽刺的是,在传说中,昌意却是一个好色成性的人。《帝王世纪》有云:昌意虽黄帝之嫡,以德劣,不足绍承大位,降居若水为侯。昌意降于若水,由于当时民风开放,在春天来临的时候男男女女都会自发出外求偶。孔子在《周礼》中就将这个性开放时期描述为:“中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而昌意长相俊朗,颇有其父黄帝之风,自是被万千少女青睐。据说昌意由于滥交,染上性病而死。“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而饮。”就是对后人的警诫。 关于炎帝神农氏的,在这里我想说的是他的女儿们。炎帝的女儿在小说里主要提到的是他的大女儿,另外还有一笔带过的瑶姬和女娃。在小说中,神农氏的大王姬云桑与高辛的将军诺亚相爱,由于战争爆发等种种原因,诺亚化身为雨师赤松子到了蚩尤的兵下,战死后,云桑自焚而死。

根据神话中记载,他的大女儿赤帝女为炎帝与听所生,名字失载,便以“赤帝女”、“才女”或“女才”称。《山海经中山经》:“又东五十里,曰宣山。沦水出焉,东南流注于视水,其中多蛟。其上有桑焉,大五十尺,其枝四衢,其叶大尺余,赤理黄华青,名曰

帝女之桑。”传说她学道成仙,住在今河南南阳愕山的桑树之上。每年正月初一,她就在树上筑巢,正月十五日完成,以此为家。炎帝思念女儿,劝其从树上下来回家,女不听。炎帝便令人放火烧桑树,女儿却在大火中腾空飞去。炎帝悲痛,遂将桑树命名为“帝女桑”。这棵合抱五丈的桑树,也是一棵神树,火烧不死,仍然存在,每年照样有鹊鸟筑巢。正月十五日,当地人取下鹊巢,燃烧成灰后入水中,把蚕蛹放进浸泡,育化的蚕吐丝量大为增加。因而,人们又把炎帝这个成仙的女儿崇祀为“蚕神”。

另外一个比较不那么出名的女儿则被称为炎帝少女。这个名字失载的女儿为尊卢氏女所生,比“赤帝女”年少。当时炎帝有个雨师叫赤松子,系今甘肃临洮赤水氏族部落之人,传说修炼成仙。屈原《楚辞远游》云:“闻赤松之清尘兮,愿承风乎遗则。”传说他常服用“水玉”助吸气、呼气而修炼成仙的。《列仙传》卷上说:赤松子常住的地方是祁连山的“西王母石室”,能随风雨在空中飞翔。炎帝少女羡慕神仙而“追之,亦得仙俱去”。

由此可见,小说中的大女儿云桑就是在神话传说中炎帝这两个女儿的结合体。人们对这两个女儿并没有很深的印象,而他的另外两个女儿瑶姬与女娃则广为人知。瑶姬在待嫁之时不幸病死,后成为巫山仙女。《山海经中山经》载:“又东二百里,曰姑之山。帝女死焉,其名曰女尸,化为瑶草,其叶胥成,其华黄,其实如菟丘,服之媚于人。”这是瑶姬死后的化身。而女娃就是著名的精卫,因为淹死东海化身精卫鸟,不停衔石以填平东海。

小说中主要就有这些重要的神话故事的人物,作者巧妙的将神话中的故事融入现代网络小说的元素,将小说人物塑造的淋漓尽致,跃然于纸上,使得许多高深晦涩的文言文神话故事变得生动有趣,虽然有些虚构,但总体还是遵循了神话传说中的架构,可以说是一部成功之作。


相关文档:


更多相关文章:

非常超级学习网 fccjxxw.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非常超级学习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