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cjxxw.com
非常超级学习网 学习超级帮手
当前位置:首页 >> >>

彭格列系列文身为首领,该做的事(纲中心) all27


[家教]身为首领,该做的事(纲中心)
建档时间: 9/2 2008  更新时间: 09/02 2008

--------------------------------------------------------------------------------



泽田纲吉,今年二十岁,是一名相当优秀且行为良好的有为青年,并无不良嗜好,目前的职业为义大利黑手党彭哥列家族首领,更正,彭哥列第十代首领兼任保母。

褐色的双膧冷冷地看著眼前以首领房间为起点而开始延升出去的干部守护者房间,目光先是淡淡地扫了六个房门一眼,接著视线回到了戴在右手上的手表,上头显示的时间是下午二点半,头稍微向右倾斜,脑海中想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是要待在首领办公室内批改公文才对,任由自己去面对那些像一样高的文件山才对,被无情自家不良门外顾问威胁才对……
应该是要这样才对,但是,为什麽他现在会站在这里?!
『身为首领,去视察守护者的房间也是必要的,去吧!蠢纲。』
自家不良门外顾问一脸帅气地喝著咖啡,翘著二郎腿,目光看了他几眼後,冷冷地开口说著这句话。
用著不容许他拒绝的语气轻松地开口道,最後还拿出一把漆黑到发亮的德制手枪抵著他的脑袋。
『蠢纲,我是不介意替彭哥列再找一个首领,但是真如此的话,要收拾善後也挺麻烦的,如果你再不去的话,我想那群部下很乐意看到你光裸身子的,嗯?』
自家不良门外顾问再度一脸帅气的开口。
只不过在这些话时,自家不良门外顾问的语气再度往下降了好几度,大有立刻会让这里变成冰库的意味。

如此这般,废话不用再多说,多说无益,总而言之,本来应该是要待在办公室内继续没天没夜批改文件山的纲吉,此时此刻正站在六个房间面前,如果可以的话,他是很想回到那可恨的办公室内批改文件的,而不是站在这里面对这些房间。
什麽叫视察?!说的可真好听,那根本就是那不良门外顾问命令他去看看这些守护者的房间到底有没有好好在打扫吧!如果没有打扫就让他这个首领去教训这些守护者一顿……这才是真正的主谋原因吧!
话说回来,为什麽他要去视察守护者的房间啊啊啊!!!
再说房间乾不乾净也不是他这个首领说了算的吧!要是看到什麽不该看的东西的话,那、那、那该怎麽办啊啊啊!!!
而且重点是,纲吉隐约记得自己似乎很久之前有来看守护者的房间,但那个时候误中坏掉的十年後火箭筒,身子变成小孩子跑去看那些家伙的房间,一个一个跑去看的结果,还真让他看到很不得了的东西。

骸拿他的物品也就算了,他没想到会在狱寺和山本的房间里找到他一一不见的物品,但是,其实更讶异的是云雀学长才是。
但这些都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他可不可以不要视察守护者的房间啊啊啊!!!
要是真的又看到什麽不得了的东西的话,那该怎麽办啊啊啊!!!
再说他并不认为从上次对那些家伙说教过後,那些家伙会从此安份……

“咦?泽田大人怎麽站在这里呢?是有什麽事要跟哪位守护者大人说吗?”
巴吉尔站在纲吉身後,一脸疑问的表情看著纲吉开口道。
“啊───”
听到巴吉尔的声音,纲吉慢慢转过身看著站在他身後的人,心里正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说出其实自己是来视察守护者的房间,不,不对说是视察也不对,应该是检查才对,没错,就是检查!
“如果泽田大人有事要向守护者们大人说的话,现在可能没有办法喔!因为从前天开始,里包恩大人就派六位守护者大人去出任务了,所以要等他们回来才行。”
巴吉尔有礼貌地向纲吉报告守护者等人此刻不在本部内的例行报告。
“不,这个───”
纲吉摇摇头,同时向巴吉尔表示他已知道守护者出任务不在本部的消息。
自家不良门外顾问说了,现在那些家伙全都出任务而不在,所以可以好好去视察。
纲吉记得很清楚,自家不良门外顾问在说这句话时,表情笑的相当开心。
可恶啊!笑的一脸邪恶,肯定是有诈!

“如果泽田大人是要视察房间的话,那麽,这是里包恩大人要在下交给您的。”
说完,巴吉尔从身上黑色西装的口袋里头拿出一把钥匙放在纲吉手中。
“这是?”
接过钥匙,纲吉满脸疑问。
“里包恩大人说这把钥匙能够打开六位守护者大人们的房间,这是他要在下向您转告的。”
“………”所以说,万能钥匙?这哪来的啊啊啊!!!
“泽田大人,在下还忘了说一件事,里包恩大人还说在视察完房间後,暗杀部队瓦利亚的房间也请记得去视察,如果没有完成,里包恩大人说後果泽田大人您知道……”
语毕,纲吉先是面无表情地看著巴吉尔,接著目光扫到了手上这把钥匙,同时再看了看巴吉尔,最後,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伸出右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一脸语重心长地再度看著巴吉尔,缓缓地开口道。
“巴吉尔……”
“是?”
“我可以现在,立刻,马上,轰掉彭哥列本部吗?”说完,纲吉微笑著。
“咦?”

纲吉看著拿在手里的这把钥匙,眼前这把看似闪闪发亮的东西,好似在对他说著快点用我吧这种诡异般的奇怪景象,如果可以的话,上天允许他这麽做的话,现在、马上、立刻,自己非常乐意以迅速的动作把这把闪闪发亮的东西给扔到看不见的地方去,如果真可以那麽做的话,不用多想老早就这麽做了。
可惜的是,给了他这把钥匙的主人正是自家不良门外顾问里包恩,要是真把这东西给扔了,那麽可就不是几发子弹可以了事。
他可以想像的到,那没天良的门外顾问肯定会相当乐意让自家学生光裸身子游街义大利,相信隔天报纸会用很惊悚的大标题来报导。
没有什麽东西是那没天良的自家门外顾问干不出来的事!
“六个房间都能打开吗?等等……”那他的房间呢?
纲吉这个时候熊熊想起自己的房间是不是也有可能用这把钥匙就可以打开来的可怕想法。

算了,自家不良门外顾问都能够在各个地方来去自如了,更何况是他的房间?!
脑海中想起里包恩时常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卧室这件事後,纲吉深刻的感觉到,已经怎样都无所谓的想法。
暂时不管里包恩究竟是从哪里出现在他的卧室的,这把钥匙是不是也能够打开房间的锁,也已经不是那麽重要的事情了吧!
想到这里,纲吉重重地叹了口气。
但现在应该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才对,视察守护者房间其实也不是他并不想做的事,事实上狱寺等人的房间自己记得来了不少次,虽然都只是来看看这些家伙有没有好好睡觉,但说到视察的话,倒是没有几次。
不对,是检查才对。
不过───
为什麽他也要顺便去视察暗杀部队瓦利的房间啊啊啊!!!

一脸忧愁表情的纲吉往前慢慢走著,拿著钥匙的右手自动地开启离他最近的房间,打开房门走进房间,进入眼帘的是有著各种甜点摆饰在桌上和床柜上的可爱房间,房间的四周充满了香水和点心的味道,放置在地板上的小方桌上,还留有几颗糖果,是葡萄软糖,见状,纲吉微笑。
他知道,这一直都是蓝波喜欢的糖果,瞧,书桌上头还留有前几天他买给蓝波的一大包葡萄软糖呢!
“可别吃到蛀牙了啊!不然我会生气的。”
纲吉喃喃自语道。还是十五岁的孩子,房间自然不会整齐到哪里去,於是,他顺手地开始整理起蓝波的房间。
在动手整理房间时,他在床头柜上看到了自己在好久以前送给蓝波的可爱摆饰。
一个小男孩开心吃著糖果的摆饰物品。
看到这个东西让纲吉又是一阵微笑。
整理好蓝波的房间後,纲吉很满意眼前这个整齐且乾净的房间,带著好心情走出房间并且锁上房门後,他来到下一间房间。

也许,是托暂时不用批改文件的福吧!得到缓和时间休息的纲吉,在走出办公室的那一瞬间,大脑自动地抛开办公桌上那堆文件的内容,取而代之的是如何好好利用这段时间让身体得到充分的休息,虽然是被奉命来视察的,但是也没关系,就算只有一分钟的时间也好,只要能够不去想那些文件,要他做什麽都可以。
天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啊啊!!应该是从办公室被文件山给淹没开始的吧!天知道未来哪一天能看到乾净的办公桌……

纲吉一边思考著究竟要用什麽手段来消灭办公室里那堆文件,一边慢慢往下一个房间走去,打开房间的锁後,还在思考中的纲吉已经走进房间里头,当他正想出甘脆用死气之火一把烧了那堆文件的念头时,突然间,左脚好像被绊到了什麽,还来不及反应,右脚便失去重心,整个人往眼前倒去。
所幸倒下的地方是床铺的位置,否则纲吉的脸上早就鼻青脸膧了吧!
纲吉摸了摸头发,见原本就凌乱的床铺被他这麽一弄就更凌乱了,他赶紧起身看著绊住左脚的东西,这一看才知道原来是布条,一条写著威猛有力的极限二字的白色布条。
“……”看到这玩意,纲吉无言。
但随後看到的东西更是让纲吉说不出话来。
那是一条领带,一条白色的领带,而且还是上次系不到二次就正式宣告失踪的领带,正解,领带的主人正好就是自己。
“………”
还是别问了吧!别问这条领带为何出现在了平大哥的房间里,依了平大哥的个性,绝对会说极限的忘记了这句话,所以有问跟没问是一样的。

带著相当无言的表情离开後,走动的脚步像是乌龟走路似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著,在走到下一个房间时,纲吉有种不想继续探究下去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总觉得好像会看到什麽不得了东西的奇怪念头啊啊啊!!!
这个念头一度让纲吉想直接调头回办公室,但随後又想起里包恩一脸威胁的可恶表情,让纲吉不得不继续视察剩下的房间。

第三个是狱寺的房间,果然如纲吉所想,狱寺的房间相当乾净整齐,除了桌上放了几个制作火药的材料,其他的相当整齐,就连床铺上的棉被也被收的好好呢!
“等一下,那是什麽?”
这时,纲吉在书桌上看到了一个相框,那是自己五岁时的照片。
等一下,这照片是哪里来的?他隐约记得狱寺从来没有跟他要过照片才对,而自己也没给过任何一张小时候的照片,那这张照片是哪里来的?
除了这张五岁的照片外,他还看到了其他像是六岁、七岁、八岁,甚至还有更小的照片,通通都被放入一个个精美的相框里。
“……”
纲吉突然想起来上个月母亲奈奈从日本打电话过来,说在整理他的房间里,随口跟他说了什麽发现好几本相本里头少了好几张照片的奇怪事件。
不用去问了,真的不用去问了,狱寺绝对会用什麽要去训练的这种理由来避开他的问题。

好吧!其实真的不用生气的,真的,这也没什麽好生气的,只是小时候的照片出现出现在这里而已,只是从日本突然出现在义大利彭哥列大宅里而已,没什麽。
纲吉在心中如此安慰著自己,在离开狱寺的房间後,他一边叹气地一边向前走著,很快地又来到下一个房间。

房间里头除了床铺、书桌和书柜等几件简单的物品外,就没有什麽足以秃显房间主人个性的东西存在,对了,在床铺的正前方墙壁上挂了一个圆形飞镖盘,上头插了几支飞镖,由此可看房间的主人还有淡淡的玩心,书桌上甚至还有一个外表有几处破损的棒球手套和棒球。
这组棒球和手套纲吉还记的很清楚,是国中那年他送给山本的生日礼物。
“没想到山本还留著……都磨损好多地方了…”
右手抚摸著手套破损的地方,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在手套的下方小角落里,还绣有山本 武的字样。
他记得那还是他特别请店家绣上去的,为的就是不希望手套遗失,如果今天没看到这组手套的话,脑海中早就不记得这件事情了吧!
没想到的是山本跟著来到义大利後,居然也把这个也带过来了,呵~

在纲吉巡视山本的房间几眼後,他转过身正打算走出房间时,竖立在房间门口右侧的一座书柜最上方,有一个精美的白色马克杯放在上面,旁边还有几本书籍,白色马克杯上有一只小小的棕色兔子在吃草的图案。
纲吉看的出来,那是他的杯子,在用了不到十回也正式宣告失踪的马克杯。看到这个马克杯出现在山本的房间里,不用多想也知道是怎麽一回事了,他不断在心里再次安慰著自己不用多想,只是一个马克杯而已,真的没什麽而已。
就算问山本,他也会打哈哈的唬弄过去的。
接著,纲吉重重地再次叹了口气,默默地走出房间,锁上後往下一个房间走去。

这个房间如果可以的话,纲吉真的不太愿意走进去,站在这间房间门口面前,无论大脑下了多少命令,脚步依旧是不肯踏出第一步,静止不动地站在原地点,拿著钥匙的右手依旧是动也不动地,尽管大脑对著右手说开门这个命令好多次,可偏偏右手就是不动,目光紧紧盯著眼前这道房门,嘴里缓缓吐出一口气,硬是逼著自己打开房间门的锁,再逼著自己走进房间。

走进房间里,随即便闻到淡淡的水果香味,果然不出他所料,那是热带地区国家才会有的水果,凤梨的味道。
纲吉在看到眼前的圆型小桌上放了一颗小凤梨时,他皱眉著,心里想著每次一来到骸的房间,似乎都会看到一颗凤梨,长久下来,他也见怪不怪了,再说了,本部里都能有一只人型变种凤梨了,房间里出现凤梨这也没什麽好奇怪的。
骸的房间要说是整齐还是凌乱?纲吉不知道,不过至少大部份的东西都还是收的好好的,有些看似不太重要的东西被扔在角落,不仔细看的话不会注意到。
嗯~这应该说是乱中有序吧!
除去书桌上那几个看似诡异的东西外,上面写著送给彭哥列这几个字,在看了一眼後,他马上移开视线。

就在这时,纲吉感觉到一股诡异的气份,他紧张地左看右看,确定这个房间只有他一个人後,心里稍微松了口气,想著这个时候这些家伙都已经出任务不在本部才对,但是,刚才那股诡异的视线又是怎麽一回事?感觉很像是骸的视线,不,不对,现在骸不在本部里,所以应该不是,算了,不要多想了。
纲吉甩甩头,抛开这种奇怪的想法,要赶紧离开往最後一个房间看看才是,不过这个时候,他在床铺上看到了人型抱枕,仔细一看,那是以他的外型做成的抱枕,除此之外,还有一条蓝色棉被和以雏菊为底的手帕放在大床上。
他认的出来,那是他的东西,其中那条手帕还是母亲奈奈买给他的。
没记错的话好像从国中毕业後就不见了,嗯,对。

奇怪了,那条棉被和手帕为什麽会出现在这里?记得不见後找了很久都没看到,怎麽会出现在义大利这里?而且还是骸的房间?
努力思考著仍旧是想不出所以然来,纲吉只好认命地离开骸的房间,准备往最後一个房间走去。
如果跑去问骸的话,那家伙不要使出幻术就不错了,搞不好还会使出落跑来让他追的这种蠢事出来。
啧!桌上那堆文件都处理不完了,还要追那家伙跑?不要开玩笑了。
真的不用问了,真的。
此时,纲吉再度叹了口气,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不怎麽想继续看下去的想法,虽然自家不良门外顾问说是视察,什麽视察,根本就不是,他有种像是侦探在找线索的这种诡异想法,总觉得愈是看下去,似乎就会看到更多不得了的东西。

与其想这麽多,倒不如赶快完成这件事才是最重要的吧!
他可不想年纪轻轻就被冠上有名的裸奔青年的这种丢脸名称。

纲吉认命地来到最後一个房间,站在门口前,心里正在想著这个房间的主人是一个很别扭且冷酷的人,谁要是敢不要命的走进他的房间,下场便是好自为之,不过自己倒是没什麽关系,虽然房间的主人会瞪著他,但还是会愿意让他入房。
现在这个时候房间的主人不在,在说句打扰了後,拉开门直接走进以和风为主题的熟悉房间,在六个守护者房间里,其中就属云守的房间是以日本和室来建造的,就连属於云守本邸的宅邸,也全部都是以和风为主题建造,就连室内的各种摆饰和用品,也全部都是从日本买下後空运过来的,待在这个房间,总会有回到日本的错觉。

想到这里,他露出笑容,每次只要一来到这里,就会有种很放心的感觉呢!
房间就如同睡在这里的主人一样,整齐且乾净到没有一点灰尘,根据云雀学长的部下草壁解释,无论云雀学长有没有在这里休息,每天都会有一名部下来这里打扫,就连放在和室里的盆栽,也会固定换上,让和室里总是有著淡淡的花香。
云雀学长房间里应该是不可能会出现什麽怪东西才对。
纲吉在心里认真的想著。

就在他心里感到一点点安心时,放置在和室里头一张长型的矮桌上,他看到了一条白色绑绳,目光紧紧盯住这条绑绳,总觉得好像在哪里看过似的,但又想不起来,奇怪,真的好像在哪里看过这条绳子,等一下……这条该不会是之前他拿来绑头发时用到的绑绳吧!
忘了这条绑绳是谁给他的,只记得前些日子很热,及肩的头发让他感到相当麻烦,於是,便用这条绑绳拿来绑头发,用了几次,後来就没看到了……
不会是这一条吧!

终於巡视完所有的房间後,纲吉带著沉重的脚步慢慢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看似疲惫的身子坐在办公椅上,这时,巴吉尔端上一杯红茶放在桌上,见状,他向巴吉尔点头示意,端起茶杯喝了几口润润喉,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想要继续去视察瓦利亚的房间。
不,根本是没有那个意愿才对了,一定会看到更多让他惊讶的东西来的。
难怪,他就觉得自己的东西怎麽好像都找不到,原来是这样啊!
“真慢啊!蠢纲。”
一如往常,彭哥列门外顾问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里,带著玩味的表情看著纲吉。
“………”
“看到有趣的东西了吧?蠢纲。”
“……我倒觉得不怎麽有趣。”他咬牙切齿地回答道。
“是吗?瓦利亚那里会让你看到更多有趣的东西呢!蠢纲。”
闻言,纲吉瞪了自家不良门外顾问一眼,“……”
“对了,我好像有说过你应该也要顺便去视察瓦利亚那里吧?嗯?”
“……可不可以不要去?”他怕会忍不住怒火一把烧了瓦利亚大宅。
“你说呢?蠢纲?”
里包恩冷笑著回答。
“………”没人性!
“偶尔视察部下的房间,也是一个首领该做的事情啊!蠢纲。”
“才怪!!”

身为首领认真批改文件是一件相当劳累又伤身的工作。
但偶尔视察重要部下们的房间,也是一件相当劳累且辛苦的工作。
所以说,认命一点,该做的事还是要去完成才对。
“你可是彭哥列的首领兼保母呢!”
“那都是你在说的!!!”
纲吉瞪著自家不良门外顾问怒吼道。



事後,瓦利亚大宅究竟有没有被一把火烧了不得而知,不过倒是传来一阵又一阵怒吼这件事倒是真的,而随後完成任务回来的守护者六人,被一脸笑容满满的十代首领通通修理一顿後,全部再度被扔到荒地出任务去。
可惜的是,守护者六人完全不知道自家首领是为何而生气。

今天,彭哥列大宅依旧是相当热闹。

更多相关文章:

非常超级学习网 fccjxxw.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非常超级学习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