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cjxxw.com
非常超级学习网 学习超级帮手
当前位置:首页 >> >>

彭格列系列文平日(纲中心) all27


[家教]平日(纲中心)上
建档时间: 2/11 2009  更新时间: 02/11 2009

--------------------------------------------------------------------------------


平日
纲中心
十年有




泽田纲吉,今年二十岁,没有什麽不良的嗜好。
生平无大志,有的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愿望,将来当个巨大的机器人好拯救世界。虽然如此,但这个看起来似乎很可笑的愿望在十五岁那年被一个自称是家庭教师的嚣张小孩的一句话完全推翻掉,总归如此种种原因,即使自己再怎麽废柴,还是难逃不了自己本身听说是是黑手党一员的事实。
而且还是有著悠久历史的家族,彭哥列的下任首领第十代首领继承者。

“再怎麽否认,你还是彭哥列的十代首领,蠢纲。”
“至少也给我一点反驳的能力吧!”
纲吉狠狠瞪著眼前一身优雅姿态喝著咖啡的自家不良门外顾问,里包恩。
对於自家不良门外顾问来说,不受任何拘束,不对,是本部里根本没人有那个胆子敢拘束这家伙才对,不受任何设限,在本部来去自如,撇开随意进入各种地方,从早上九点过後自动自发进入他的办公室这一刻起,就算心中再怎麽满腹的不悦,他还是没那个胆敢在自家不良门外顾问面前发飙。

开玩笑,这家伙不要反过来飙给他看就不错了,还发飙?又不是不要命了。
要是明天早上的报纸头条是彭哥列第十代首领当街裸奔这个震撼新闻的话,怎麽想都觉得是超级丢脸的啊啊啊!!!

“吵死人了,再吵我就毙了你。”
冷不防地掏出手枪对准纲吉的脑门。
“……”
混帐,这是违反人权,违反道德的,他的人权到底在哪里啊啊啊!!!
“早就没有那个东西了,蠢纲。”
似乎是看出他的不满,里包恩冷笑反讽。
“……”

上午结束掉如同平常般的对话,在面对自家不良门外顾问完全没有任何良心的嘲笑後,接过自家不良门外顾问很没人情的大量需要处理的文件,看著自家不良门外顾问就这麽一脸潇洒地走出办公室时,说真的,有那麽一点点,纲吉想把那堆把眼前这堆高到不能再高的文件山给一把火烧了。
要消灭掉可恨的东西,直接用烧的是最好的了,不会留任何痕迹,更不会有任何的证据,乾乾净净的,多好啊!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用找地方藏起来,用烧的话,很快就可以完全烧掉。
既省空间又省时间,何乐不为?!

但,虽然想是这麽想,纲吉也实在真的很想把眼前这堆可恨的文件山给烧了,不对,这应该不是他第一次的冲动,而是他在很早之前就想那麽做了,想是很想,但实际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一把火烧了的确是很痛快,但事後所带来的後果却是十足十的可怕。
不不,那应该说是地狱里的死神所带给人的灾难一样的可怕。
纲吉很清楚若把文件烧了会有什麽後果,不用多想,那没良心也冷血无比的自家不良门外顾问绝对会对他先扫射几十发子弹泄恨,然後让他裸奔义大利全区,接著以训练为由,强迫他做出一堆不人道的训练…
怎麽想都觉得很不划算啊啊!!



这阵子的工作量似乎异常的多,所需处理的文件以及任务报告的量也比前几天还要来的大,连日来的疲惫一点一滴的增加,每晚结束当天的工作量後,时间总是到了大半夜,回到自己的房间後,也因为身体传来的疲累和疼痛感而无法早点入眠。他并没有去多想每天入眠的时间是几点,真要明说,大概也是过了午夜十二点过後才慢慢入睡,嗯,应该是。
疲累是因为没有时间休息,至於疼痛的话,手和脚都有,大概是长时间坐在办公椅上,而手可能是长时间握著笔来回在文件上批改的原因吧。

原因究竟是不是如此,事後再去追究应该也没多大用处,纲吉只知道自己的身体不断向大脑发出警讯,他知道这个警讯是什麽,除了好好睡眠和休息之外,不会有别的,但是,现在问题来了,文件还没完成之前,他哪里敢睡觉啊!
要是里包恩那家伙得知文件还未批改完的话,绝对会给他好几发子弹的。
虽然他真的很想很想睡觉,真的是很想很想…

任凭脑海中下了无数继续动的命令,右手不动就是不动,纲吉只觉得自己的头很晕,双眼也开始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还来不及叫唤巴吉尔时,黑暗迅速往眼前袭来,支撑不住头的重量,原本拿在右手中的钢笔掉落在地上,就像是身子突然间不受任何控制似的,纲吉昏倒在办公桌上,而脸上有著不自然的潮红。

夜晚,取代光明的白天,随之而来的是有著浓浓黑暗气息的黑夜。
当纲吉醒来时看到的就是身处自己房间的景象。
瞳孔里的双眼转了转,确定自己的确是在房间後,本想要就这麽继续睡,但嘴里感到乾渴,为了能够喝点水,想起身却无法起来,任凭大脑不断对著四肢发出动的命令,双手和双脚就是没有动作,无法动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身体太过於疲累而没有办法动。

头有点晕,喉咙也有点渴,脸颊好像有点烫,鼻子好像还塞住了,胸口有点闷,身体有些地方也有点痛……
啊!该不会……

“在这种不冷也不热的天气里也会感冒,果然是蠢纲。”
没有敲门就直接走入房间的黑发少年,他是彭哥列门外顾问,里包恩。
他站在床边看著躺在床上貌似想要起身却又起不来的纲吉,一脸『你果然是笨蛋』的表情看著他,凉凉地开口道。
“……果…然…”
努力撑著想闭上的双眼,纲吉缓缓开口道,同时瞪了一眼里包恩。
果然这种现象就是感冒,明明这阵子的天气慢慢回暖了,照理说应该不会有这种病症才对,但偏偏自已的身体就是这麽好巧不巧的生病了,而且还是感冒的流行性病毒,啊啊!!天知道他上个月才好,没想到这个又居然又感冒,天…
不过庆幸的是那些家伙不在,否则的话,又会在本部里大声嚷嚷。

“说过多少次了,没事早点睡觉,你是没在听我的话是吗?”
里包恩冷冷地瞪著纲吉,没有忽略掉他脸上的红潮。
这是发烧的现象。
“……”
混蛋,你以为我不想啊啊!!还不是因为你出一堆文件要我马上批改啊啊!!
没那个胆直接说出原因的纲吉,只能安静地让里包恩训话。
“果然蠢纲就是蠢纲,在好起来之前不准下床,还有,也别想偷偷溜出去,我会让巴吉尔看顾你。”
“……”我也没说我要偷溜啊啊!!

准备离去的里包恩在踏出房门之前,他像是想到了什麽,缓缓转过头,目光再度放到纲吉身上。
“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没有意外的话,那些家伙待会就会回到本部了呢!”
“……”这哪是好消息啊!!
“忘了说,我不小心告诉他们蠢纲你又感冒了呢!”
拉上棉被盖住头,纲吉准备睡觉时,听到自家不良门外顾问的这句话後,他迅速拉开被单,双手使劲地撑起疲累的身子,一脸瞪大的表情直盯著门口的里包恩。
“…你、你、你……”他、他刚才听到了什麽?
“顺便提醒你一声,六道骸、云雀还有XANXUS,这三个人在听到你的事後,便直接切断通讯,现在大概正往本部里冲来吧,就这样了。”
语毕,里包恩便潇洒地走出房间,留下一脸不敢相信表情的纲吉。


可恶啊!你哪里是不小心啊!你绝对是故意的!!混蛋里包恩!
他可是上个月才被那些家伙威胁过不准再生病的,原本就有打算要在那些家伙回来之前就把身体养好,可是───
里包恩你这个混帐!他绝对会被那些家伙训话的啊啊!!

[家教]平日(纲中心)中
建档时间: 2/14 2009  更新时间: 02/14 2009

--------------------------------------------------------------------------------


平日
纲中心
十年有




深夜人静,挂在大廰里的时钟传来阵阵的敲钟声,除了一部份有规律地在本部里二十四小时轮班守卫有听到钟声外,其馀人等不是出任务不在本部,便是早早回到房间内休息。夜晚,黑色的布帘取代蓝天白云,对著万物散发出温暖阳光早在时钟的指针一分一秒来到五点半的位置後,便慢慢消失在西际,看似迷雾且多变的月儿,便稍稍地出现在黑色的天空中,而在它的身旁也出现了一颗又一颗的小星星,就像是小孩子看到游乐场一般,很快地,原本还是黑蒙蒙的夜晚,刚过七点时,天空中便出现有如星光的乐园般,对著万物闪闪发亮,如同美丽的七色彩虹,让人感到温暖且安详。

刚过九点钟,房间里非常安静,除去窗户外头传来冷飕飕的风声,就整体而言,对於病人来说,的确是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
不知道是否因为身体上还传来阵阵的疼痛原因,原本入睡的纲吉此时缓缓张开双眼,褐色的双眼转啊转,最後凝视著天花板,浮现在眼前画面的,是下午回到本部的瓦利亚和守护者等人,当然只有一部份的成员。
而且,也许是因为喉咙痛的关系,导致纲吉没有办法好好说话,在他看到贝尔、史库瓦罗、玛蒙还有山本等人突然出现在房间里时,说不惊讶是骗人的。
明明这些家伙应该是预订明天或者是大後天,又或者是再下个星期才会结束任务回到彭哥列才对,但下午看到这些家伙像是一脸在赶火车似的,还不等喘口气先,便抓住那时正替他看诊的夏马尔,开口质问为什麽自己又会生病之类的小事。
在自家不良门外顾问一声枪响後,才结束那些家伙打算貌似围殴夏马尔的现象。



下午
“嘻嘻嘻,既然公主生病,那就由王子我来照顾。”
贝尔一脸笑嘻嘻地开口道,他一边说一边抱著纲吉。
“混帐,你这变态王子马上从小鬼身上下来!否则老子宰了你!”
眼看贝尔又做出胆大妄为的行为来,史库瓦罗已经快气炸了,只见他迅速拔出刀,刀尖对准贝尔。
“嘻嘻嘻,今年的,王子要定了。”无视他的吼叫和怒火,继续抱著。
“去他大爷的,老子…老子今天绝对要宰了你!”
听出贝尔指的是什麽,不说还好,一说史库瓦罗又是一阵恼火,他咬牙切齿地瞪著仍旧是一脸你能耐我何的欠揍表情的贝尔。
他用目测确认眼前这小鬼应该是没有任何大碍後,便一刀往贝尔的方向砍去,贝尔灵活的身子闪过史库瓦罗的这一刀,为了躲避史库瓦罗的攻击,两人便开始在房间里玩起你追我跑的景象来。

也许是因为头晕的关系,纲吉直到下午醒来都觉得自己的身体还是昏昏沉沉的,对於贝尔和史库瓦罗的你追我跑的游戏,就算想去阻止,但现在也没那个体力去阻止。为了解除身体不适的最好方法,就是好好睡上一场觉,对,没错。正当纲吉准备付诸行动时,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额头传来温暖的触感,这一抬头让他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玛蒙。

“很好,有退烧了。”
确定纲吉没有出现发烧的症状後,玛蒙稍微松了口气。
“……”本想开口说些什麽的纲吉,但喉咙乾燥的关系,使得无法开口。
注意到他的情况,玛蒙倒好一杯开水。
“因为过度疲累导致感冒,而且还发烧,现在烧暂时退去了,但没有排除再度发烧的可能,所以,在你身体完全康复之前,给我好好躺在床上休息。”
“……”
纲吉慢慢喝了几口水,静静地听著玛蒙的话,同时点点头。
但他有点不能理解为什麽玛蒙要重复夏马尔的话,刚才那些话,正是夏马尔替自己看诊时所道出的原因。
“……你这个笨蛋首领…”
玛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纲吉差点呛到,“啊?”
“总之你好好养病就对了。”
看著玛蒙的离去,由於头昏的关系,纲吉完全不明白玛蒙到底在说什麽,同时也在思考究竟是不是自己又做了什麽,但无论是对方还是自己做了什麽,现在再怎麽想应该也是没有什麽用的吧!还是睡觉比较实际。

打定主意这麽想的纲吉,决定直接行动,而且也很刚好的,房间再度恢复安静的空间,本来在房间里追著贝尔的史库瓦罗,见贝尔跑出外头後,他也跟著紧接在後,但在离去之前,他一脸貌似是担心的表情,看了纲吉几眼後才离去。接著出现的玛蒙说了几句话後也随後离去,房间恢复成安静场所後,纲吉先是吐了一口气,当他正要闭上双眼时,房间门外再度传来一阵大吼的声音。
那阵声音不用多想,自然就是他了。

“十代首领,我对不起你啊啊啊!!!”
果不其然,狱寺直接冲进房间,他一脸愧疚的表情来到床边,已经从里包恩那里得知情况後,他满脸就是自己不对的表情看著纲吉。
“我、我居然没有察觉到十代首领的痛苦,我真的是不配做左右手啊啊啊!!!”
已经变成是歇斯底里状态的狱寺,完全顾不得是否还有其他人在场大声吼叫著。
“……”
无法开口说话的纲吉,只能摇头要他别在意。

但一个劲埋入愧疚里的狱寺,根本就没有看到纲吉做出摇头的动作,有注意到纲吉的,便是跟著走进房间的山本,他露出爽朗的笑容,开口道,“哈哈哈,阿纲说不是你的错啦!而且要是狱寺你再大声嚷嚷的话,搞不好等下小朋友会拿枪指著你喔!”

他知道只要搬出里包恩,对狱寺来说,一向也很有效。
在本部里狱寺谁也不听,唯一会听的就只有身为首领的阿纲,和身为门外顾问的里包恩,这两个人。

“…真的吗?十代首领?”抱著一脸惊讶表情的狱寺抬起头。
“……”纲吉先是对山本露出笑容,转过头看著狱寺点点头。
见状,狱寺露出一脸十代首领是神的表情,随後像是想到了什麽,他站起身再度开口道,“十代首领你放心,我狱寺隼人会要那变态医生尽快医好你的,还有,十代首领,如果可以的话,今年……”
“……”纲吉一脸问号的表情看著他。
“…呃…就、就是…今年……”
狱寺的话还来不及说完,便被山本抢了过去,“嘛嘛,不要这麽急啦!狱寺,等阿纲好了再拿也不迟啦!走走走,让阿纲好好休息,走啦!”
说完,他抓起狱寺的领口,直接把人往外拖。
“混帐,你给老子放开,你这个混蛋!”
“哈哈哈,狱寺还真精神啊!阿纲,我会等你好再拿的。”
说完,山本拖著一脸不悦的狱寺走出房间。
还给房间一个安静。



回想结束,纲吉是很想问他们究竟是完成任务才回来,还是没有完成任务而跑回来,很想开口问,但偏偏嘴里就是没有办法好好说一句完整的话,为了让喉咙能早日恢复,现在也只能用点头或是摇头来表达。除了定时吃药喝水外,再来的就是充足的睡眠时间,要养好病的最大方法,就是好好休息不要乱跑,虽然就目前看来好像也只有这个方法,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他是真的很希望那些家伙不要那麽早回来。
可恶啊!里包恩你这个大混蛋,分明就是想陷我於不义。
你这个冷血又没义气的家伙!
纲吉有点生气地暗自想著。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又再次生病,而且还不是感冒或者是发烧其中一个,是两个现象他都有,如果只有一个现象也就罢,但同时出现两个现象可就不是那麽好玩的事,对於那些家伙来说。
应该是那次吓到他们了吧!纲吉心想著。
对於冬天得感冒是常常有的事,而小小的几次感冒,纲吉也自然就不放在心上。
但唯有一次,便是纲吉在出席完同盟家族会议在返回彭哥列大宅的路上,无预警地昏倒在车上,脸颊通红且呼吸急促,经过检查的结果是重度发烧和感冒,原因似乎是前一阵子外头是零下温度时,纲吉陪蓝波等人在外头玩耍的关系。
事後虽然治好了,但时间也花了足足一个月之久。
纲吉自己也没想到那次会这麽严重。

後来,纲吉在所有人的警告之下,除非穿好保暖衣服和有其中之一的干部陪同,否则一概不准到外头。
当然所有人警告最强烈的,便是守护者里的云雀、骸,以及瓦利亚首领XANXUS这三个人,纲吉也没忘了那时这三个人的表情是有多麽的恐怖。
惨了,里包恩那家伙说这三个家伙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可恶啊!老天爷,赶快下场大雷雨还是什麽的吧!能够把这三个人拖多久就拖多久啊啊!!
他非常不想被那三个人训话啊啊啊!!!
[家教]平日(纲中心)下
建档时间: 2/16 2009  更新时间: 02/16 2009

--------------------------------------------------------------------------------

平日 下
十年有
纲中心



由於药效的关系,身体的疼痛慢慢消退,纲吉也因此可以入睡,刚过十点钟的夜晚,原本应该是要直接睡到早上才醒来的纲吉,这时他缓缓张开双眼,他明白了嘴里再度传来了乾渴,但这次不是要喝水,他想喝点果汁什麽的。
纲吉用双手撑著床慢慢让身体起来,有点无力的右手慢慢拉开厚重的棉被,双脚离开温暖的被窝,穿上毛绒拖鞋,沿著墙壁,一步一步来到门口,握住门把转动,慢慢地,走出房间。
其实,他大可以用内线把巴吉尔或者是其他人来帮他的忙,但现在这种深夜,大家应该都睡了,平常的任务还是工作什麽的已经很辛苦,如果能好好睡一觉的话,隔日也才有精神,所以现在还是不要麻烦他们比较好。
再者,他的精神也有好一点了,虽然还称不上是完全康复。

带著有点沉重的身子,纲吉沿著墙壁慢慢往厨房的方向走去,脚程虽是缓慢前进,不过大致上来说还是有在动,眼看彭哥列的厨房是愈来愈接近,但这时,纲吉似乎是感觉到了什麽,正要踏出的右脚停在半空中,右手抓紧领口,左手则是扶著墙壁,嘴里不时喘气著,他左看右看,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心里想著刚才听到的脚步声应该是他的错觉才对。
不管了,无论有没有人,还是先到厨房再说。

纲吉再度踏出脚步,可胸口这时传来一股刺痛,而头部也开始出现晕眩的感觉,正在走路的双脚也无法再继续往前走,身子的力气慢慢消失了,体力也似乎到达极限,已经支撑不了了。
没有办法再继续往前走,身体也好沉重,如果他现在倒在地板上的话,搞不好明天早上才会有人发现他不在房间,然後又会发现他倒在这里吧!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的话,还不如不要出来房间…

因为体内没有了力气,纲吉的身子先是左右来回晃动,他头昏眼花地转来转去,看不清楚眼前是空无一物还是墙壁,纲吉决定不管了,就这麽放任自己往前倒。
就在纲吉的身体即将和冰冷的地板接触时,一股强而有力的手臂接住即将往下坠的纲吉,闭上眼的那一瞬间,纲吉很清楚的听到了那阵诡异的笑声和带点怒气的面孔。

老天,那些家伙不会真的赶回来了吧?!他完蛋了。
这是昏倒前,纲吉的脑袋里跑出这麽一句话。

“哦呀哦呀,生病後的纲吉果然没了平常的反应力呢!真是好玩呢”
骸抱住已经昏过去的纲吉,异色的双膧注视著纲吉的睡颜,他低下头碰触纲吉的额头,感觉到他的体温还是有点高,於是他不断用脸颊去磨蹭纲吉的脸,想藉此让纲吉红通通的脸降下温度。
殊不知他这样的行为,完完全全成功引起身旁另一个男人的怒火。
不,严格来说是无视於他才对。

“废话少说,快回房间!否则咬杀你!”
云雀脸色非常难看瞪著眼前这只变种凤梨混蛋,同时把右拐抵在骸的脖子前,用眼神警告他不准再做如此逾矩的行为、否则就要咬杀!
他有点恼怒,不对,正确的说法是非常生气,生气自己居然会比这个变种凤梨还要晚个一分钟回来,这一切全都是那个混蛋司机的错,等会一定要去咬杀他!

“哦呀哦呀,亲爱的纲吉脸红红的真是好可爱啊!好想咬下去呢───”
“吵死了,凤梨,快点回房!”
不等骸说完话,云雀一脸冷淡地伸出右脚重重地往骸的背部用力一踹。
虽然那一脚的力道看似很重,不过他还是多少会顾虑到这死凤梨抱著的人,要不是这混蛋死不放手,否则他早就把人给抢过来直接回房,哪还有可能放任这白痴继续发花痴!
“痛…..你这个死麻雀…总有一天我一定要让你去地狱轮回!”
“哼!”



二月的气候,气温稍微渐渐回暖,埋没在草地里的枝芽也慢慢探头而出,有别於上个月寒冷的气候,进入二月时,气候已开始由冬天慢慢转变为春天,不,严格说起来现在的气候是冬末才对,是冬季即将结束的日子。

温度虽慢慢回暖,但有的时候,还是会有冷气团袭来,让原本还是晴朗天空、气温稳定的季节,再度转变成寒冷的气候,由於连续几次下来一冷一热的多变气候,如此诡谲多变的季节,让一向不耐冷的纲吉,从进入冬季开始,已经连续得到二次感冒,而这一次是第三次,理由,身子太过於疲累导致病菌入侵而无自觉。
前二次的原因没有别的,纲吉陪蓝波等人在雪地玩所导致,事後蓝波被其他人以训练为名拖去训练场教训,而纲吉则是在众人警告之下,除否有其中一位陪同,否则禁止外出,如果真要外出,没穿戴好围巾等之类保暖衣服,一样禁止出门。

阳光透过窗帘渐渐渗透进房间里,些许的微光照射在大床上,熟睡中的纲吉感觉到刺眼的光线,败感冒所赐,眼皮还是有点沉重,他努力地慢慢睁开双眼,褐色的双眼转啊转,视线最後回到天花板,静静地在心里想著。
原来回到房间里了啊!那昨晚走出房间是作梦了?咦…不对,不是作梦,他记得自己昨晚的确有走出房间,而且还是快到厨房,然後……然後就没知觉了啊啊!!
到底他是怎样回到房间里的啊啊!!一个昏倒的人怎麽想都不可能是自动走回房间的,想也知道是不可能…呃……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面孔,不,是二个面孔时,纲吉心里觉得有些不太妙。
不会、不会真的是他们吧!不、不会那麽巧的,就算那些家伙真要赶回来好了,也不可能一个晚上就赶回来,嗯,怎麽想都不可能嘛!哈哈。

纲吉不断对著自己催眠著,当他打算继续让自己入睡时,这时,他很巧不巧地看到貌似是趴在床边的某个类似是热带凤梨发型的人後,他再度向自己催眠,那不是人,是凤梨,於是,他慢慢转过头,这时,又很巧不巧地又看到貌似是趴在床边的某个头上有只挺像是某只鸟儿的男人後,纲吉咬紧牙根,他喃喃自语著。
“我什麽都没看到,什麽都没有……”
那绝对不是骸和云雀,对,绝对不是!

正当纲吉说服自己是看到幻影,在棉被即将盖住他的头时,二只手往前伸去迅速把棉被往下拉,并且异口同声开口道,“想做什麽?”
“………”万事休矣!
见纲吉没有任何表示,骸一脸笑著再度开口,“哦呀哦呀,亲爱的纲吉是不是在想我们是什麽时候醒的呢?呵呵,就在纲吉你醒来没有多久喔!”
“………”这是他的错觉吧!骸的双眼好像在冒火啊啊!!
站在一旁的云雀伸出右手按在纲吉的额头上,确定没有再发烧後,他按下内线,要侍女尽快送来餐点,挂上电话後,他转过头看著纲吉,淡淡地开口道。
“我好像没有允许你再次感冒吧!草食动物。”
“………”你、你的拐子不要对著我啊啊!!很恐怖的啊啊!!
“亲爱的纲吉没有办法说话真的是很可怜呢!但是,可不要以为这样我们就不会骂你的唷!亲爱的纲吉。”
“………”你、你、你不要再靠近我了啦!
“我说的话你都当成是耳边风了吧你!草食动物。”
“………”啊啊!!拐、拐子快杀过来了啊啊!!
“亲爱的纲吉都没把人家的话放在心里,人家真的是很难过呢!”
“………”他觉得自己的手好像快被捏断…
“有时候我真的是很想咬杀掉你,草食动物。”
“………”咦?拐子收起来了?!
“我真的是很生气呐!亲爱的纲吉。”
“………”咦咦??

这、这、这两个人不会已经私底下协议好要一起修理他了吧!
愈想就愈觉得恐怖的纲吉,索性双眼一闭,心里想著要修理就修理吧!虽然这麽想,但似乎没有发生什麽事,於是他张开双眼,进入眼帘的,是骸和云雀两人把自己抱的紧紧的画面。

“………”呃,这是在做什麽啊?
纲吉一脸狐疑地想著,随後他听到这两个人开口道。
“你可不可以别再让我担心了,亲爱的纲吉。”
“混帐,再有下次,绝对咬杀你!草食动物。”
语毕,纲吉先是一愣,随後缓缓露出笑容,他举起有点沉重的双手,也回抱起骸和云雀,他先是向两人表示抱歉,接著要他们别再担心了。
纲吉的行为和表示全都看在眼里,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个叹口气,一个微笑。
“哦呀哦呀,虽然对你的行为我还是很生气,但是呢!如果纲吉肯给我一个礼物的话,我就原谅你喔!”骸一脸灿笑。
“哼!”云雀露出一脸『今年没拿到就咬杀。』的表情。

见状,纲吉马上便明白这两个人指的是什麽,他举起左手往房间左边的方向指去,有一张宽大的木制书桌,上头除了摆放一部份的文件外,还有的就是非常醒目的各种大小已包装好的盒子,明眼人都看的出来,那是巧克力。
同时也是众人期待以久的礼物。
看到巧克力的骸,一反先前带有杀气的表情,取代而之的是满脸灿烂的笑容,不,正确的说法,是露出一脸笨蛋笑容的表情才对。
“哎呀哎呀,果然还是亲爱的纲吉最好了。”说完,往纲吉的方向扑去。
“放开他,死凤梨!”拿出双拐。

看著两人又是平常的表情,纲口松了口气,不过他想到好像遗漏个人,记得昨天看到狱寺、山本还有贝尔等人,最慢回来的蓝波和了平大哥也有来探望过他後,这里面好像少了个人…啊!瓦利亚的老大,XANXUS。
既然云雀和骸都回来了,那他也应该回来了吧?!

“如果要找XANXUS,在首领办公室。”外加史库瓦罗。
解开疑问的是彭哥列的门外顾问,里包恩。只见他一身优雅地坐在沙发里,一边喝著咖啡,一边开口道。
“………”你又是从哪里出现的啊啊!!
纲吉瞪著眼前这位来去自如的自家不良门外顾问。
“总得找个人代替你批改文件吧!蠢纲,难不成你以为你现在这样的身体有办法应付那堆文件?”
里包恩没有去看纲吉的表情,他缓缓放下咖啡杯,走到正在怒骂对方的骸和云雀中间,不给两人有任何反抗机会,他迅速抓起两人往门外扔去,而这时,已经来到门外的巴吉尔手中拿著餐点见门开了後,他走进房间里,向纲吉行礼後,把餐点放在桌上。
“蠢纲,明天若没恢复就毙了你!”语毕,身影随即消失在门口。
房间也因此关上。

里包恩来去自如的行为早已让纲吉不知道该说什麽,对於代替他批改文件的XANXUS,他只能暗自在心里说句抱歉,为免被自家不良门外顾问宰了,他还是得早点让自己康复才行,否则不只是里包恩会发飙,恐怕就连其他那些人也会把本部闹的鸡犬不宁吧!

纲吉看著巴吉尔,露一脸非常抱歉的表情。
巴吉尔见状,他赶紧摇头,“不,千万别这麽说,泽田大人,这是在下应该做的事,幸好您不再发烧了,泽田大人。”
纲吉摇摇头表示自己已无大碍,他伸出左手指著前方那张桌上的巧克力,又指著巴吉尔,巴吉尔立刻明白他的意思。
“是,在下知道了,等会拿去发给每个人。”

纲吉伸出右手放在大床旁的小柜子的抽屉把手上,往前一拉,里头也放置了不少巧克力,这些是蓝波和风太他们的,为了预防万一,蓝波等人的他还是另外收起来的,拿出里头其中一个巧克力,他放在巴吉尔的手里。
巴吉尔先是一愣,随後露出笑容开口道,“谢谢您,泽田大人。”
为了怕他和其他人会拿不到巧克力,首领总是私下一一交给他们。
真的是一个很温暖的人呢!
他小心翼翼地把巧克力收在怀里,拿起早餐准备让纲吉进食,这时,他想到了什麽,开口道,“对了,泽田大人,里包恩大人要请我转告您,他已把他的巧克力拿走了,是最大的那一个。”
“………”他就知道那家伙会拿最大的那一个。
算了,最大的也本来就是要给他了,自动拿走了也好…等等,那家伙刚才进来的目的不就是要拿巧克力吧?!所以数落他是顺便的,拿巧克力才是真的!
啊啊!!可恶!

“今天的天气真的是很好呢!泽田大人。”
纲吉笑著点点头,双眼注视著窗外,他看到外头似乎有些许的樱花花瓣飘在空中。
樱花开花的季节好像已经到了呢!找一天大家一起去赏花好了。
不过在那之前,得先把病养好才行。

果然,还是习惯这些人的吵闹声啊!



“啊!在下还忘了一件事,XANXUS大人要在下带话给泽田大人,说解决完所有文件後会马上过来这里,要泽田大人禁止离开房间。”
“………”
“咦?泽田大人您想做什麽?您的身体还没好不可以跳窗啊!被里包恩大人看到的话,会生气的。”
“………”所以他才要逃啊!混蛋!
XANXUS那家伙搞不好会一气之下把他的房间给烧了也不一定......
纲吉已经可以预见瓦利亚首领对著自己一脸咆啸,不,是狂怒的画面...
“泽田大人!”

更多相关文章:

非常超级学习网 fccjxxw.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非常超级学习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