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cjxxw.com
非常超级学习网 学习超级帮手
当前位置:首页 >> 幼儿读物 >>

李阳波的故事


李阳波的故事 一、 去年中秋,出差南宁,凭祥铁路武装部老韩告诉我,他想离 职去办一家由民医高手组成的医院。他想的很细:在山水如 画的桂林, 在西林公园的相思江畔, 建造一幢幢散落的小楼, 每幢楼就是一个专业科室,有接骨科、针灸科,牛皮癣科、 气功科??。我当即被他美好的设想吸引了。老韩还说已经 结交了几位朋友。他首先向我介绍的,便是这位“狂人”李 阳波。老韩有位中学时期的同学,现任南宁火车站客运室主 任,名叫卢淑清。79 年 9 月 17 日,骑自行车摔伤,经南宁 铁路医院拍片,诊断为膝关节粉碎性骨折,主治医生认为凭 目前医疗水平,无论如何也无法恢复关节功能,搞不好还要 截肢。当时李阳波正在南宁铁路地区行医,已小有名气,他 对卢主任郑重而言不会残废,更无需截肢,并保证卢主任三 十五天可以下床行走。这样,李阳波开始为她煎药敷药。谁 知三十天过去了,卢主任仍腿粗如柱,不见好转。李阳波这 时突然停止用药, 每日只在卢家盘腿打坐。 第三十五天早上, 李阳波对卢主任说:“今天中午你就可以走路了。”卢主任 只当他是笑言,哪敢相信。到了中午,李阳波来到卢主任床 前说:“你马上就可以走了。”只见他运用双掌距患处一尺 左右,不停地转动约十分钟,然后退下半步,右掌自下而上 一挥:“起来!”躺在床上的卢主任只觉得有股气浪托住自

己,应声便坐了起来!奇迹出现了,卢主任在李阳波的指挥 下,当即下了床,真的可以走动了。 二 在朝阳广场附近的山坡上,有一条几乎没有棵树的沙井街。 这实际是一条曲折而狭窄的小巷一间间低矮的青瓦房拥挤 地排列着, 大多是个体劳动者居住的。 老韩把我们(还有 《柳 铁工人》报的陈昭新同志)引进一座特别低矮的黑魆魆的屋 子。顿时,我心里便有股神秘的不舒畅的感觉。老韩招呼我 们向里走去。里面可亮堂多了,一个小天井后面.盖了幢小 小的三层楼房。一位三十左右文质彬彬的青年迎了出来,腼 腆地和我们点点头,径直领着我们登上三楼。这是间书房兼 卧室,我被房中央两个特大的书架吸引住了。书架虽如同仓 库里的货架那么简陋,但书却摆放得整整齐齐。 “这些书 都是你自己的吗?”我情不自禁地问道。青年微笑着说: “这 都是师傅的书。他有事出去了,请你们稍坐一会。” 老韩 见我认错了人,忙介绍道:“这位是李阳波的徒弟,广西中 医学院助教刘力红。”并说李阳波的徒弟中,还有一个叫刘 方的,是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医生,另外有两名女的,是中 医学院应届学业生赵琳和黄仁。趁刘力红下楼沏茶,我便来 到书架旁。书架上有《史记》,《汉书》,有《红楼梦》、 《水浒传》,有《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古今 中外,各门各类都有!我怀疑书的主人未必都把这些书看过,

便信手抽出几本翻翻,谁知本本都注有阅读日期,书中还加 了不少眉批!我正惊讶不己,忽听楼下一阵喧哗,刘力红几 人簇拥着一位矮个子的中年人走进屋来.这人穿一身褐色西 装,白衬衣,花领带,倒也十分整齐,只是头戴一顶很旧的 草编礼帽,显得极不协调.他摘下草帽,我立即注意到他那 微微有些秃顶的头特别大,宽额下目光炯炯有神。李阳波果 然气度不凡! 寒暄过后,我就从当前的中医研究引开话题。 谁知话匣刚打开,他便批评道:“现在一些人研究中医,完 全是把它当作一门经验的学科,这只能得其皮毛,最终必定 走入死胡同。我的观点认为,中医是门拟理性学科。??” 且不管他的议论是对是错,我总认为初次见面,他是不该 这么锋芒逼人的。我不愿多听,故意岔开话题,扯起了他为 车站卢主任治腿的事。他轻描淡写地说:“是的,这有病历 为证。 起初, 我只想用一般的药物为他治疗。 后来发觉不行, 才改用气功。这是很伤元气的,但我夸下了海口,不得不这 样。” 我过去和民间医生小有接触,他们中一些人往往是 本事有一点,但也难免故弄玄虚。所以在他谈及气功的功法 时,我漫不经心。后来,想到他的藏书,便想摸摸他的底细, 问他是怎样开始学医的。 “我父亲是中医,母亲是西医。 但我走的是自学道路。因为在我学医时,正是他们失去人身 自由的年代。 我从 l968 年开始系统学中医, 首先就是从 《黄 帝内经》开始的.叫‘深入浅出’,即先学习作为中医渊源

的经典著作,然后沿流而下,涉猎各代名医著作。我认为这 是求得古代医学真谛,光大中国医学的最佳途径。” 我曾 听一些颇有经验的老中医说,《黄帝内经》极难学,即使是 能注释其中一个字,解释其中一句话,都是了不起的。我屈 指一算,他那时大约刚入弱冠,如何能看得懂?听他说得如 此之玄,我故意岔道: “听说《黄帝内经》极难学,是不是?” “是的。但我一读就懂。”也许他发觉我的不信任。便侃 侃谈起《黄帝内经》来。他谈到《素问》,《灵枢》,谈到 黄帝,岐伯,谈到人与天地的关系和疾病的治疗,还能随口 点出引文的出处,我不由感到。这小子还真有两下。特别是 看到中医学院一位讲师的论文,其中提到李阳波对《周易》 理解的精深和对他帮助,我对李阳波便默生敬意了。 “从 你的年龄、 学历来看, 对古代这些经典著作有如此深的研究, 真是难以想象的。” 听到我由衷的夸奖,他微微地笑了: “如果说有天才,这也许就是天才吧。有些人说我‘狂’, 你们兴许也有这个印象吧。但我的格言就是做一个脚踏实地 的‘狂人”! 好一个脚踏实地的“狂人”! 我们本来还想谈 下去,怎奈时间太晚,便开始请他为我看病了。其实,前不 久我刚在医院进行了全面检查,听说李阳波能根据人的生辰 和知热感测定疾病,只不过想试试试他罢了。李阳波似乎也 看出了我们的用意,便关照刘力红说:“他们是记者,是相 信事实的,你们好好替他看看。” 于是刘力红点燃了一支

很细的香,用它接近我手和脚的每一个指尖,当我感到疼痛 时,他们便记下一个数字。记录好全部数据,他们又问过我 的生辰,便开始对着那记录分析了大约十分钟。过后,李阳 波不见他们开口,以为有什么为难之处,便要过那记录看了 看说:“有什么病你们说呀!” 刘力红支吾着说:“他?? 他没什么病。” 李阳波转过身,高兴地对我说:“对,你 是没什么病。 如果要说病, 你气力不足, 今后补养补养便行。 ” 在二百多人体检中,各科都没有任何疾病的只有六人。我 便是其中一个。后来李阳波告诉我,他们看病应用的方法, 是在充分研究《伤寒论》、《五运六气》之后,结合自己的 实践,借用人与自然条件协同的原理创立的《时相医学》和 《感热度数值分析辩证法》。前者可以预知和治疗疾病,后 者既可解决看病,又可精准药物的定量。 三

今年四月,老韩通过陈记者转告我,说李阳波的功夫远不止 过去了解的那些,最近又有惊人之举。三月上旬.老韩出差 到郑州, 与一位久患疾病的老雀友赵学奇谈及李阳波。 于是, 应赵学奇之邀,李阳波师徒五人赴郑州治病。到郑州后的第 二天,赵宴请李阳波一行。席间,河南省经委主任的儿子, 省肿瘤医院医生韩广森对李阳波的医术表示钦佩。拟邀李阳 波到他家作客。 李阳波说: “好, 现在我们就到你家去看看。 ”

在座的都莫明其妙。只见他吩咐徒弟赵琳说:“你遥视一下 韩医生的父亲吧。” 赵琳看看韩医生。闭上了眼睛,默坐 约七、八分钟,便说道:“他正一个人在客厅里,背着手走 来走去。” 韩医生知道父亲每遇费神的事,常背着手来回 踱步,再听到赵琳关于父亲形象的描绘,更是惊讶不己。正 要发言,只听到赵琳补充说: “他头的右边,有一撮白发。” 她这一说,韩医生就犹豫地说:“我??还没有见过他有 这撮自发。” 李阳波见状,当即建议道:“好,那我们现 在就到你家去吧。” 一席人来到韩家,果然韩主任刚才是 在踱步;当儿子问到那撮白发时,父亲连说是有,并掀开头 发给大家看,大家顿时惊讶得目瞪口呆。韩医生的母亲乘机 请李阳波为她看病。李阳波当即吩咐她的妹妹李坚为她透 视。李坚也象赵琳那样,闭目一会后,睁开眼说道:“你的 肾已经摘除,筋骨下有一条伤口。” 韩医生的母亲吃惊地 连连点头,李坚又说:“你的子宫也已经摘除。”这一说, 就更使韩医生的母亲仿佛遇到“神”一般惊奇了。 ?? 四

再次去采访李阳波,正是五月,这时南宁还不算热,李阳波 却把两顶草编礼帽重叠着戴在头上。我感到很奇怪,问起他 的徒弟,得知原来他很怕太阳晒,那是要损耗他的“气”的。

一见面,我就请他讲自已是怎样开始学医的。他说:我 196 6 年高中毕业.便遇上了那场浩劫,父亲被打成历史***,母 亲被打成反动技术权威,我自知上大学无望,便想着在插队 时找些有意义的事来做。上初中时,每逢假期我都回到老家 平南去,父母都是公社卫生院的医生,接生呀,做个小手术 呀,我都可以站在旁边看。特别是父亲晚上出诊,我是最爱 跟他去的。因此,我学会了一点点看病。我插队的扶绥那白 公社是个壮乡,壮族人民有个美德,就是“你敬他一尺,他 敬你一丈”。他们见我能为他们看病,于是就不要我去劳动 了。所以插队五年,我只劳动了二十七天,成天都是看病、 采药。看书,真可谓文化大**的幸运儿了。

1974 年 1O 月,南宁矿务局招医生,公社便放我走了。谁知 刚入矿,他们就变了卦,要我下井挖煤。矿务局离南宁市区 近,我成天往市里图书馆跑。这时,我已有了要统观医学全 局,当医学‘总理’的愿望;另外,我已充分意识到,要研 究中医,必须把中医放到古代哲学和古代自然科学的背景上 去研究。 所以, 我几乎无书不看, 那时没有实行借书证制度, 是凭单位介绍信借书,可惜我这位‘总理’没有介绍信,只 得向一位在粮食仓库工作的同学借了一张。我每天泡在图书 馆里,引起了管理员的注意,打电话到粮食仓库去查,结果 说我的证件来路不明, 当即要扣留审查, 幸得那位同学作证,

才免了一场横祸。

“那时我也常到古旧书店去买些便宜书。最幸运的是 1972 年 5 月,古旧书店大概是清理‘四旧’,处理了一大批书, 其中包括《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 《皇汉医学丛书》 等珍贵书籍。这时恰巧母亲给了我一千三百元买房子,以便 我们一家有个安身之处,我竟拿出五百元,买了满满一板车 书!单是那套《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共 60 册,950 万字,我一字不漏地整整看了十五个月。家里见我那如痴如 醉的样子, 都惊慌起来, 生怕我疯了。 这时, 煤矿也以我 ‘长 期旷工,非法行医’为名,把我开除了。”

谈到读书,他津津乐道,我猛然想起他最近买了套《甲骨合 集》,花去一千九百多元,还和他的母亲发生了矛盾。李阳 波见问,笑着摆头答道:“这书的确买来不易。你们也许会 问,凭我这困难的经济状况,为什么肯于花这巨款去买那套 ‘有字天书’呢?我不是书籍收藏家,因为我在研究古代医 典时, 发觉由于文字的几度变革, 造成了不少转译中的错误, 《老子》、《周易》中都有这方面的错误。这就迫使我从 1 979 年起,开始研究甲骨。《甲骨合集》,搜集了四千多幅 甲骨的照片,是非常珍贵的书籍,是研究古代医典不可或缺 的工具!得到新华书店到书的消息。我非常高兴,但我这时

经济已很拮据,思来想去,便想到母亲为**后结婚积攒的两 千元,要把这些钱全部用去买这套书,她是绝对不干的,我 只得第一次向她说谎了,我说别人帮买了台 20 寸彩电,需 要立即付款。后来她发觉了,怜爱地规劝我:‘你爱书是好 的,等结婚之后,经济宽裕些再买,现在还是把书退掉吧。’ 我深怕母亲真的要去退书,连忙跑到书店去找我很熟悉的一 位营业员,问这书可不可以退?他说:‘一般不允许退,你 想退?’我一听不能退,连忙说:‘不退,不退,有人来问 退书的事,你说不能退就行了。”他被弄得莫名其妙,我心 里却乐得不得了。”说到这,李阳波自己也放声大笑了。这 天晚上我和李阳波谈到凌晨二时,我的情绪一直很好,临别 时他说:“今天本来想送你们一件礼物,天太晚了,明天再 说吧。”


更多相关文章:

非常超级学习网 fccjxxw.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非常超级学习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