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cjxxw.com
非常超级学习网 学习超级帮手
当前位置:首页 >> 能源/化工 >>

灰色的暧昧


灰色的暧昧 唐九虎 灰 色 在我动笔前四十八小时,这所房子的其他三个主人 搭上回家过春节的火车相继离去。我站在窗口目送他们 一个个离去。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只有我一个人在偌 大的房子里呆着,房子很大。成都刚下了雨,窗台上橘 黄色的小花还在风中打旋。 我是去年九月份搬进这所房子的,我和他们同租了 这所房子。我把床摆在靠近窗户的位置,这样更容易看 见窗外的花园,还有不间断的人影。这些都更利于我的 幻想,我是个喜欢幻想的人,看书看累了,间或会注意 一下外边的人群,然后会在他们身上展开丰富的联想。 我觉得这是很美的享受,对我而言,就已经足够。 我是黑色的。 我为我的窗户配了大红色的窗帘,很煽情。白天我 很少打开窗帘,除非是心情很好的时候。于是我的大红 窗帘在其他都被挂起了窗帘的窗户中显得特别醒目。我 甚至能听到窗外路过的人的议论,我只知道我这样很安 全。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但实际上就是这样的。我始 终不会把自己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我需要有这么一个 封闭的世界独自演绎我的妖娆、疯狂、自赏还有孤独, 这就够了。 我去参观美食节的时候买了一只乌龟,背上生有绿 色的绒毛,我叫它绿毛龟。为了养好它我特意为它买了 缸,并去交大镜湖盛了生态水,我把它当我的知音。因 为我知道,无论我做得好还是坏它都不会出来评说,更 不会对我要做的事情发出任何多余的忠告。我不需要其 他人的出现,他们不是忠实的观众,或者,他们根本不 是观众。 朋友取笑我说:“有绿毛龟的存在你就已经不是黑 色。因为你在乎,你刻意在乎。你其实属于灰色,一种 很暧昧的灰色。” 我发誓我不是。可后来,当我把H的小说断送后才 彻底看穿了自己的荒谬。因为我曾经在乎并且为了在乎 而再在乎。那段日子我明白往往每个人都会在不经意的 瞬间成为聒噪的人群中的一分子,一定会的。 聒 噪 我的一位好朋友H把他连载在一个论坛的还没写完的 长篇小说给我看,他说这个如果再不能出版,以后发誓再 不写小说了。我很执着地读了一个晚上,天早微寒之际我 读到了连载的最末。后边还没有完。但我有很多话要说。 我记得那天我什么也没做,趴在电脑前敲了一个很长的评 论稿,晚上我发给了他。我当时很愉快。 后来在一个一如既往的歇斯底里的晚上我再次见到 了H,我问起了他的那篇小说,说想看看结尾。他用很 “过来人”的语气告诉我:他看了我的评论后,觉得自 己一无是处,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继续,于是没再写。 原稿也扔了。什么都没了。全没了。 实力 67 这让我觉得很不安。这不安就像善良的母亲再没有 机会去瞧她夭折的孩子一样,不安且泛着愧疚。愧疚于 我而言,是不可避免的,是与生俱来深深地扎根于心灵 深处的刺。我的自以为是,可能毁了一个未来小说家的 梦想还有一部可能会流传世界的伟大的作品。 我突然觉得我是个罪人。 2007年的开端处我总是失眠,昨天晚上尤为厉害, 彻夜没睡,我听The Beat l es 、伍伯和U2,想起了很多 人和事。整个场面像切放电影镜头似的好多画面来又走 走了又来声色陆离地缤纷混杂。我看到很多我过去的朋 友,他们走走停停地不时驻足回首,露出诡异而神秘的 笑容,犹如庙堂的释迦牟尼一样你永远猜不透他笑之所 指。 每个人,我这里说的是每一个人,都会在某一瞬间 感觉到自己突然一无所有,孤零零地被遗弃在这个凌乱 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属于你的,除了记忆。没有 任何人值得相信——除了孩子,孩子是不会骗人的。这 是注定的,没有任何人能逃脱得了,任何人。 虚无。 是,只看到结果。甚至我也是。 我还记得有一次和一位研究伦理学的朋友聊天,我们 说到生命

更多相关文章:

非常超级学习网 fccjxxw.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非常超级学习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网站地图